宁夏纪委监委网站
首页 > 2019版 > 探讨交流 > 海外观察 正文

海外观察

美国加州大火背后理不清的“政治献金”

稿件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 2019-12-02 | 打印 | 字号:TT

  一场接一场肆虐加州的野火,不仅给当地民众带来了极大困扰,也揭开了一桩被尘封多年的权钱交易。

  就在不久前,加州州长加文·纽森措辞严厉公开谴责当地最大的公共事业公司太平洋燃气电力公司(Pacific Gas & Electric,以下简称PG&E),认为其“管理不善,贪得无厌”。但很快,他就被媒体曝出曾“暗度陈仓”,收受该公司的政治献金。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纽森夫妇在过去20年间共接受PG&E公司超过70万美元的赞助,该公司的基金会和员工也都支持过纽森的政治活动、投票倡议、就职典礼。

  比天灾更可怕的是人祸

  地处美国西南部的加州是典型的地中海气候,冬季湿润多雨,但一年中的大多数时间炎热干燥。一到秋天,强风刮倒电线极易引发火灾,在地面枯黄的植被上迅速蔓延。

  就在不久前,洛杉矶发生两场火灾,导致3人死亡,数万居民被迫搬家。靠近文图拉县边界的萨德尔里奇大火已经烧毁了35座房屋,烧毁面积超过8000英亩。过去3年来,野火已造成至少85人死亡和数十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但导致火灾频发的除了天灾,更多的还是“人祸”。

  1994年,PG&E公司未能修剪电线附近的树木,导致加州内华达县火灾。1997年,陪审团裁定该公司793次过失导致火灾的罪名成立。2010年,PG&E公司安全管理不善,导致管道爆炸,造成8人死亡。2018年,该公司的过错导致加州历史上最致命的火灾。今年10月,PG&E公司承认,该公司的输电线可能在旧金山湾区引发了两起火灾。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为防止电线被风刮倒引发火灾,该公司采取了大面积停电措施,分阶段切断了旧金山湾区近100万用户的电力供应,包括医院的透析中心和大小诊所都被停电,并计划将每月平均电费和天然气费分别上涨3.07美元和1.73美元。这无异将使弱势群体遭到严重打击。

  按照加州法律规定,公用事业公司在设备起火并造成损害时,即使没有过失,也要承担“严格的责任”。过去两年中,PG&E公司花大量时间游说州议员,试图放松这一全国最严格的责任规定,但未能成功。

  更令公众不满的是,据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CPUC)调查,1987年至1994年间,PG&E公司从维修系统的预算中挪用了4.95亿美元。

  此外,过去15年间,PG&E公司从民众手中收取了1亿多美元天然气安全运营资金,并把这笔钱用于给高管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发奖金。就在火灾频发的前几年里,PG&E向投资者支付了25亿美元的现金股息,并预留了超过1.5亿美元奖金给高管。尽管该公司已经申请了破产保护,但CEO比尔·约翰的基本年薪仍然高达250万美元,是前任CEO的两倍。

  据《旧金山纪事报》报道,2017年,加州监管机构曾批准花费6000万美元,将PG&E公司的电线转移到地下,从而避免火灾蔓延,但该公司在这一项目上只花了2830万美元。

  如今,新的大火点燃了公众及州长纽森对公共事业的怒火。

  纽森猛烈抨击PG&E公司向高管发放奖金和向投资者发放现金红利,而不是将更多资金用于基础设施升级。他还写信呼吁PG&E公司向受停电影响的居民和小企业分别发放100美元和250美元,以弥补损失。

  “这是PG&E几十年来将利润置于公共安全之上的直接结果,该公司(对火灾风险)的疏忽和缺乏准备令人震惊。”他在信中写道,“这是企业的贪婪和几十年的管理不善,它关注的是股东和股息,而不是公众。”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被纽森猛烈抨击的PG&E公司,正是他当上州长背后最大的“金主”。

  “1%有钱有势的人决定选举结果”

  纽森与PG&E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早在他20年前第一次参加旧金山市长竞选时就已经建立。

  当时,为了让纽森在竞选中脱颖而出,PG&E公司分别斥资1.5万美元和1万美元,支持他实现自己提出的市政福利措施。市政记录还显示,PG&E基金会曾为纽森的两次市长就职典礼捐款2.5万美元。

  后来在旧金山市监事会任职的约翰·阿瓦洛斯回忆道,在科技行业才刚刚萌芽的那些年里,PG&E公司是该市政治和慈善事业最大的参与者。“没有PG&E公司的支持,纽森不可能成为旧金山的市长。”他说,“那些1%有钱有势的人决定着选举的结果。”

  《华盛顿邮报》公布的记录显示,PG&E公司为支持他竞选花了至少22.7万美元,帮助纽森从旧金山市长一跃成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民主党领袖之一。该公司员工为他的竞选活动额外支出了7万美元。

  不止如此,在2011年至2018年期间,PG&E还向纽森妻子詹妮弗创立的非营利组织“代表项目”捐赠了35.8万美元,向纽森妹妹希拉里经营的非营利性乳腺癌基金会捐赠了1万美元。该公司提供了足够多的资金,成为詹妮弗两部纪录片的联合制片人,并于2011年在该公司高调举办电影放映活动。

  对于PG&E公司而言,这些大额支出并不罕见。

  它是加州在政治方面最活跃的公司之一。PG&E今年提交给法院的一份文件显示,2017年和2018年,PG&E在州和地方政治竞选中赞助了530万美元,其中纽森获得的资金要比其他候选人都多。

  PG&E的这些支出,以及高管薪酬和股东派息,都由控股公司PG&E Corp决定。作为受监管的垄断企业,PG&E Corp必须每三年与州监管机构就收入和支出进行谈判。

  不过,在位于旧金山的公共事业监督机构能源与政策研究所执行主任戴维·波莫兰兹看来,PG&E公司为纽森等政客提供的竞选资金,本来可以用来把电线埋在地下,或用于清理灌木丛,“每一美元都应该用来建设更安全、更分散的电网”。

  今年7月,当一名联邦法官要求PG&E解释为何其政治支出“比更换或修复老化的输电线路更重要”时,该公司表示,它需要让政策制定者了解其员工、客户和股东的担忧。

  “就像许多个人和企业一样,PG&E参与了政治进程,”公司发言人阿里·范勒宁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称,“PG&E坚持自己在公开披露和遵守适用法律法规方面的最高标准。”

  但如今,PG&E在安全管理方面的疏忽,正在酿成一场席卷全加州的危机,甚至可能成为纽森政治生涯中的一劫。

  2018年,就在纽森当选州长两天后,PG&E输电线路倒塌,引发了加州历史上最致命、最具破坏性的野火。两个月后,PG&E申请破产。

  作为州长,纽森带领立法机关通过了一项法案。该法案设立了210亿美元的州基金,PG&E和其他公用事业公司可以用这笔钱向野火的受害者支付赔偿。但这条法案有一个要求,就是企业在安全措施上的支出必须达到标准,而且PG&E如果想拿到这笔钱,就必须在2020年6月30日之前退出破产程序,并制定新的安全要求。

  政府官员纷纷与PG&E公司划清界限

  与PG&E公司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被曝光后,纽森拒绝了一切采访请求。

  在10月初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在被当地媒体问及PG&E的竞选捐款时,他声称这笔钱从未影响过他的政治决策,“在我担任州长期间,你找不到任何可以指证的东西”。

  纽森的发言人内森·克利克也表示,纽森在2018年11月当选加州州长后,就再也没有接受过PG&E或其他任何公司的捐款。他在一份邮件声明中称,州长“动用了一切手段”让PG&E承担责任。纽森的两名前顾问也表示,前者从未给予PG&E公司任何特殊待遇。

  “讨好纽森是不可能的。”纽森的老朋友、公关顾问巴拉德告诉媒体,“他有很强的是非感,在很长一段时间作出令亲密盟友不快的决策。”

  但《华盛顿邮报》注意到,就在大选一周后,“代表项目”举行盛大的年度庆典,PG&E是主要赞助商之一。对此,该组织执行董事卡罗琳·赫尔德曼表示,自纽森今年1月上任以来,该组织就停止接受PG&E公司的捐款。

  事实上,随着PG&E公司陷入危机,不止一位政府官员返还或捐出此前从该公司获得的资金,以示与其划清界限。

  纽森州长的前任、民主党州长杰里·布朗于2017年向PG&E公司返还了9000美元,他和他的竞选委员会曾获得后者30多万美元的竞选资金支持。加州参议院圣布鲁诺的代表杰里·希尔表示,他不再接受PG&E的捐款,也不再与该公司高管一起出席筹款活动。

  康特拉科斯塔县的州议会成员蒂莫西·格雷森则在与去年森林大火的受害者见面后,把从PG&E公司收到的6500美元捐给了慈善机构。“当我看到他们的痛苦、眼泪和一无所有,我脑中确定无疑,必须把钱还给那些最受火灾影响的人。”

  加州民主党环境党团主席米勒说,纽森应该归还他从太平洋燃气电力公司获得的资金,“这样才能表明他将致力于真正的改革”。纽森的发言人拒绝就州长是否会考虑退还资金发表评论。

  没有人知道纽森是否会退还资金,但可以确定的是,按照政府和公众的要求升级安全措施对于PG&E公司而言,是件很难的事。

  PG&E公司发言人阿里·范勒宁表示,过去10年,公司在电力系统上投资了270亿美元,其中有30亿美元被用于植被管理和树木修剪。

  他还说,公司正积极地将部分电线埋到地下,但预估成本高达每英里300万美元,是建造高压电线成本的3倍多。按这一数字估算,将所有的18000英里(相当于2.9万千米)的高压电线埋入地下,将花费超500亿美元。

  过去两年来,PG&E公司市值缩水300多亿美元,目前为34亿美元。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因无力承担因森林大火增加的数十亿美元债务和200多亿美元索赔,PG&E公司已在今年1月申请破产保护。

  纽森“威胁”称,若该公司无法走出破产,并在下一个山火季到来前改善电网安全状况,政府将对其实施接管,“我们不会坐以待毙”。(特约记者 郭悦)

>>><<<